九酒临彡三菱

入门级文手,难当大大之名,目前正在学习练习阶段,谢谢所有愿意跟我接触的人给我的帮助,这里阿酒!

【雪燐】蓝

失去意识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他仍在和他的双胞胎哥哥僵持不下。
                 
                           
铁架桥的海拔不算低,高处不胜寒,尖啸而过的风吹的他耳朵生疼。
                  
                           
而他面前这个人,没有他高,还是精瘦的身板,梅菲斯特给的浅绿色隐形斗篷宽大,松松垮垮把他罩在里面,风从下摆吹开巧妙的涟漪,那一瞬间奥村雪男甚至害怕他被风吹走。
                        
                              
“雪男,别走。”他说,语气尚还冷静,但那种逞强的伪装露了马脚,竟显得有几分无助,清澈的像是藏着一眼清泉的深色眸子直视着自己,“冷静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他后退了一步,碧色的瞳孔被一层幽蓝的火焰包裹,眼神里都透着一点自嘲的似笑非笑,他低下头。
他的哥哥一直都是这样,自顾自地不计前嫌地帮助和关心着自己。
                      
                         
为什么呢,他并不需要啊,因为他自己会变强的。他这么钻了牛角尖,故意不与奥村燐真诚的双眼对视,反而看向身后那群不敢接近的伙伴。
                       
                             
……伙伴?
                          
                               
不……那是哥哥的伙伴。
          
               
他没有伙伴……
              
                   
——他谁都没有。
        
                     
“有时候我真羡慕哥哥啊……”他拖长了语调,斟酌着该怎么说这后半句。因为如果他不说点什么,这个人一定会一直等着,等着他伸手,或干脆拒绝。
                        
                           
“……你总能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他扶了扶眼镜,依旧面无表情地说着,仿佛对眼前奥村燐的施舍无动于衷。
                         
                       
是了……施舍。
                
                     
所以他不想跟他走,但也不想拒绝。
                   
                         
“你在说什么?”奥村燐依旧固执地伸着手,对弟弟这种答非所问的模棱两可感到莫名其妙。他咧了咧嘴,试图做出一个安抚的微笑,但是在这种两方对峙的情况下,面部表情都不受他指挥,嘴角僵硬地上挑,露出那两颗恶魔化的犬牙。
               
                        
有些不合时宜的滑稽……但也是他一贯的风格。
                      
                       
奥村雪男推开他的手,再次地,向后退了一步。
               
                  
“……不,我不会留下的。”他说,“你不会理解我,就像我不理解你一样。”
                     
                      
“我们是不同的,哥哥。”他这么说着,慢慢转过身,朝着志摩探出头的那架直升机走去。
                         
                          
“雪男!!!!”终于打破了冷静的伪装,他听见他的哥哥大声喊,嗓子都破了音,他告诉自己不要回头看,可还是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
               
                      
“哥哥你回去吧,我们的目的是不一样的……”他低着头这么说,脚步犹犹豫豫钉在原地,像是不说完这个他就会后悔似的,不成器地想给对方一个解释,“你想打倒撒旦,而我只是想变强。”
                
                         
“别……别骗人了!”他听见呼啸的风声里奥村燐嘶哑的怒吼,他听见里边刻意压制的哽咽,“别骗人了!!!你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吗!!!你现在在干什么???”
                
              
雪落下来了。
                               
                        
哥哥哭了。这是奥村雪男的第一个念头。
                   
                         
我要保护他……?
                  
                      
我要保护他。第二个念头浮现在心头的时候他忽然就清醒了。溢着蓝色火焰的瞳孔收缩了一瞬,像是要休眠的火山,慢慢地,慢慢地,刺眼的蓝色层层褪去,涣散出迷茫的情绪。
                   
                   
你在干什么?恍惚间记忆里那个六岁的自己跳出来质问自己。
             
                     
然后他听见那架大桥上越发喧嚣的风声,刮在脸上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他是被打醒了,才蓦然回过神儿来。
                       
                            
我在……干什么?这时换他质问自己,混乱中耳边有路西法声音低沉的诱哄。
                      
                  
“来吧,我亲爱的弟弟。我会教你眼睛的用法,毕竟你的双胞胎哥哥都让你这么痛苦了……”
                      
                                
“雪男——”在纷杂在一起的声线中他准确地捕捉到了属于兄长的那丝,他真的哭了,嗓音里透着半委屈半无措的鼻音,“我需要你啊!!!你这混蛋!!!给我……滚回来!”
                      
                       
哥哥也会无措吗?他被他吵的头疼,却还是走神了一样想着。
                     
                           
在奥村雪男的印象里,他只会鲁莽地往前冲撞,总是惹一堆祸让他头疼。他从来都不惊慌失措,不管是什么困难,一句“看我去打翻他”就能轻松解决了似的,意外的可靠。
                         
                         
哥哥真的会无措吗?他像是想要确认似的,再一次转过身,他的哥哥把自己淹没在一片温暖而有力的蓝色火焰中,瞳孔微缩,眼泪从那一片温柔的湖蓝里溢出来。
                             
                          
他看见他回头了,已经透出了些许绝望的眼睛亮了一瞬,他再次坚持地,义无反顾地朝他伸出手来,倔强得可以。
               
                     
“哥哥……”他无意识地喊了一句,心脏忽然开始抽痛起来。
                         
                         
恶魔也会哭吗?
                             
                            
大概会吧……他胡乱想着。
                       
                              
全都是因为哥哥,他甚至有点赌气地想着。不然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奥村燐他也想哭了。
           
                      
他觉得心里那种积攒了许久的又酸又涨的委屈,埋藏了很久没有跟别人说过的逞强,在奥村燐的眼泪里一股脑地翻了出来。
           
               
该哭的明明是我啊……
                
                        
他扔了枪,失了力气跪坐在地上,蒙在眼镜上的雾气里有个朦朦胧胧的身影极快地靠近他,奥村燐跌跌撞撞向他跑来,他听见皮鞋噼里啪啦砸着钢板的声音,接着那团温柔又温暖的火焰就包裹了他。奥村燐恶魔形态毛剌剌的头发蹭着他的颈窝,温热的眼泪掉进他脖子里,他不由得抬起胳膊,把手伸进跳动的青蓝色火焰,揉了揉奥村燐扎人的头发。
                          
                             
他听见奥村燐说:“逃吧,去另外一个地方,我绝对不会留你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一切的。”
                
                       
奥村雪男也哭了,他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他终于卸了死小孩的犟脾气,靠着他哥哥的肩膀压抑地抽噎起来。
                             
                              
但他哭着哭着又笑了,好看的眸子里折射出清亮的光。
                    
                        
哥哥,我相信你啊。
                     
                                
【END】
             
然后他们就私奔了【不】
不知道多少刷之后的产物
垃圾写手试图剖析雪男
剖析失败
但是脸皮厚,还是放上来了
食用愉快!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