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酒临彡三菱

入门级文手,难当大大之名,目前正在学习练习阶段,谢谢所有愿意跟我接触的人给我的帮助,这里阿酒!

【三山】六小时零五分钟之间

预警:

1.是架空,建筑系导师三日月×大一新生山姥切

2.最后的结局过于突兀,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想改哈哈哈

3.没什么要说的了,食用愉快


正文:

             

                

深秋的夜下着雨,只穿一件单薄的卫衣根本抵挡不住已经微微刺骨的寒意。

         

            

山姥切被赶出来了。

        

             

学校禁止在12点以后逗留在教室,为了完成作业他也只能陪看门大爷玩玩躲猫猫的游戏,但很明显,游戏并不成功。

         

           

男生宿舍有门禁,他现在回去也怕是进不去了。

        

             

距离第二天交图还有六个小时零五分钟。而就在这还算充裕的时间里,他无处可去。

         

             

这是他活过的人生中最狼狈的时候了。他这么想,然后伸手拽着兜帽让它完全罩住自己微湿的金发,风凉凉地从裸露的脖颈中钻进去,他背着图板,犹豫再三还是取下来抱在怀里,其他的都无所谓——他这么想,只要图没事就行。

         

           

倒不是他的设计有多么好看——他有些自嘲地苦笑,把失落的心绪压在焦虑之下,手指不安地在粗糙画板上摩挲。

       

            

他该去哪儿?

       

           

夜晚的雨让空气中湿润的泥土气息浓郁起来,带着深秋寂寥的味道,雨雾淡淡地笼在马路中央来往的车辆周围,有些虚幻的矛盾。

        

           

青年站在大学门口冰冷的石头旁,画板在怀里抱紧,碧色清澈的眼瞳里不明的情绪荡起层层涟漪,他迷茫地向前看,灯火辉映之间路消失在夜幕尽头,他想,沿着这路一直走,会通向某个容身之所吗。

          

             

他想家了。

          

              

——但他现在无家可回,无处可去。

         

              

                 

                 

“看起来山姥切同学似乎是遇到了麻烦的事情,需要帮忙吗?”

         

           

这声音山姥切尤其熟悉,专业课上令大一新生们闻风丧胆的音色——三日月宗近。

         

               

作为实验班班导师,谁都知道这个年纪轻轻就已经拿到一级建筑师资格的天才有着自己独特的设计理念,他的手稿不同于大师的晦涩难懂,每一笔思路都清清楚楚——他是个天生的设计师。

          

             

山姥切向后缩了缩,他们本来就有明显的身高差异,而一个是年轻有为的建筑师,另一个是班里设计天赋倒数的学生,这让他在对方面前更低人一等,他只是向对方轻轻点了点头,腿一伸就要开溜——哪里都好,他想,只要不站在他身边。

        

          

三日月伸手捏住他的肩膀,没用很大的力气,但僵硬的山姥切连挣开的胆量都没有——倒霉到家了,他想,没画完作业已经很令自己头疼了,无处可去更让人手足无措,更别说在大家都该乖乖呆在宿舍里睡觉的时间——而他却在外面漫无目的地闲逛——还被自己优秀的班导师当场抓包。

         

             

糟糕透了——他自暴自弃地想,从选了这个专业之后,一切都糟糕透了。

           

              

“为什么不回宿舍?”三日月不紧不慢地,又不容置疑地扣着他肩膀这样发问。

           

               

山姥切张了张嘴,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要他怎么回答,他捏紧了拳头,指甲磨得手心生疼。要他亲口承认是他找不准设计的方向,进度一再拖后,脑子空白时绞尽脑汁强行设计的方案被自己一个一个亲手毙掉——直到现在都毫无思路?

       

          

真的——糟糕——透了。

        

            

从开学到现在累积的情绪终于在这个时候无所遁形,他没来由感觉到委屈和鼻尖的酸意一同升起——他后退了一步,终于找回理智伸手拨开三日月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没什么,老师再见。”

       

            

“乱跑的孩子真让人放心不下——宿舍进不去了吧,你抱着没画完的图去哪里?还有六个小时就要交作业了。”对方倒是没有生气,语气里的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就是这个样子,这种漫不经心又胜券在握的样子——

           

            

“不用管我的。”他别过头,语气里有闷闷的自我封闭,“为什么要搭理我这种……”

         

            

“山姥切足够优秀了。”

          

             

年轻的设计师笑着,深色眼眸里折射出新月的颜色——他太特别了。

         

               

山姥切抬头就撞进那样一双温柔的眼睛里,班里的女生总说班导师的微笑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可那种无言的强大和可靠总是让山姥切不舒服——是我的话是绝对不会开心的。那个时候他的心里这么不赞同地想,但很快又有另外一个山姥切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义正言辞。

         

           

“你有什么资格想象这些根本与你无关的事,你无论怎么做也达不到他的高度的。”他这么说。

         

            

想到这里他更不自在了,和天才或者成功者分享同一个空间的空气让他感到不自在,他好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老师,如果没事,我要去找能完成作业的地方去了。”

       

           

“跟我走吧。”

           

            

——雨渐渐大起来了。

          

               

“教师在学校附近有公寓,真的不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吗?”眼前的青年根本没料到自己这样的邀请,过分俊秀的脸上带着无措的迷茫,他当然没忽略对方眉间的懊恼。

         

             

三日月始终记得刚来报道的那天,身板瘦小的青年一声不吭闷在教室的最角落里,在专业教室的定义里那可不算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同时具备靠窗的良好光线和电源插头的位置经常是学生们你争我抢的宝座——而他就懵懵懂懂地坐在那儿,一看就什么都不懂。碧色眼瞳里清亮的光柔和却又犀利,那一瞬间三日月完美微笑的面具微微破裂——对方对他似乎有某种先天的情绪敏感。

       

          

他已经不止一次用询问又试探的眼神偷偷打量自己了,那个眼神仿佛在问——你不累吗。

        

           

山姥切来自相对落后的二线城市,与这班里自信又健谈的同学完全不一样。他在创造力方面似乎尤其吃力——只有三日月知道那是不科学的。

        

             

那样的一双眼睛,对视都有直击人心的魅力——

        

            

“所以——来吗?”

         

             

             

                  

山姥切把图平铺在桌子上。

         

           

他头上盖着三日月给他的毛巾,低着头瞳孔却又上翻紧盯着三日月的表情……眼神里透着紧张,有些质朴的可笑。

         

               

他一直是自卑的,哪怕他用这样俊秀的外貌就能赢得全班同学的认可,他也依旧自认为低人一等,把灿烂的金发时常隐在各种衣服的兜帽之下,好看的瞳孔从不与人正面争锋。

          

           

“画吧。”三日月对他的作品不做任何评价,依旧挂着那副完美的面具朝对方点点头——他向来这样,其他老师赞不绝口的方案他也不过度表扬,差劲到拿不出手的作品也从来不被苛责——他好像没有明确的喜好,这让山姥切有点不舒服。

           

                

“喜欢建筑吗?”三日月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这么问他,山姥切抬眼看了看工作台上方的挂钟——距离上课还有两个钟头。

        

            

“画图死亡期熬的生不如死的时候,还喜欢吗?”

         

           

苦笑的表情似乎时常出现在这个青年脸上,他低下头,手里的工作丝毫不停。

          

              

“来这里是我自己自作主张的。”他说,这个时候倒是显出别扭的坦率来,“……好像是个错误的决定。”

          

           

“这个专业可能……不太适合我。”他垂着眼睑,灯光下青年细密的眼睫因为困倦高频眨动,像是要掀起一阵细碎的风,三日月心里涌上奇怪的痒意。

         

             

“老师,你开心吗?”他反过来这么问了,从包里拿出深蓝的颜料来——图快画完了,山姥切在颜色渲染方面尤其擅长,柔和的黄色显出某种高级的透明质感,“设计公司接到源源不断邀约的时候,和甲方虚与委蛇的时候,想不出方案的时候,灵光一现的时候——你开心吗?”

         

            

深蓝被点在画面中的吧台上,三日月听见青年声音里深刻的自我怀疑。

          

               

“我不开心,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开心的。但是你问我喜欢吗,我不知道,转专业什么的我甚至都没想过。”

         

           

“——这是喜欢吗?”

        

          

深蓝被他加水透出水色的质感,笔刷淡淡扫过一尾,不明显,像是谁憋屈的泪痕。他回过头来,台灯里的光照亮他刚才没有面对三日月的那一半侧脸,他眼里的复杂情绪像是要把最初清澈的自己彻底吞噬——三日月下意识伸出手去。

        

          

感觉他快要哭了。他想,指尖擦过对方隐隐发红的眼角。

          

            

他想抱抱他,他忽然有点庆幸自己回学校拿了重要的文件——他得到的可不只是文件里的信息而已。

         

               

轻微的触碰让山姥切从倾诉里回过神儿来,他如梦方醒地眨了眨眼睛,迅速往后退去,笔刷撞到了桌角,溅出的颜料在画纸上留下一点点无伤大雅的瑕疵,一刷就能盖过。

       

          

可说过的话怎么收回呢?山姥切有些懊恼地想,他今天的话过于多了。

        

                  

所以之后他只敢把头埋进自己的设计稿里,半点都不敢跟这个套话一样的老师搭腔,哪怕是回头看他欲言又止地张嘴催他可以先行休息,但在看到对方毫无睡意的双眼是还是沉默了下来。

          

              

能陪一个人彻夜不眠的感情是什么呢?他想。

        

            

想让一个人陪自己彻夜不眠的感情又是什么呢?

            

               

                 

                            

整张图的渲染用了一个多小时。

          

             

“这不是总算画完了吗?”三日月笑眯眯地,微笑里带着某种满意,可能是夜深人静更能卸下伪装,三日月的面具被摘下来了,他在对方微笑的眼睛里看见活泼的月亮。

              

                       

“山姥切不必为未来担心。”他说,俯下身给了他一个拥抱,“不管怎么样,有心就好了。”

          

               

“心会告诉你它到底快不快乐。”

           

                 

——听起来是个虚无缥缈的答案。山姥切这么想着,因为三日月的突然动作下巴磕在对方肩头。

         

           

他眉毛皱了起来,有些不太习惯这样亲密的触碰,挡在胸前的手下意识要把对方推开来——他停下了。

            

                 

三日月叫他的名字叫出了不同的感觉。他想,相同的发音只有这个人叫出来让自己有千万分的共鸣——这是什么感情呢?

            

                

窗外太阳倒是升起来了,他越过对方宽厚的肩膀看见自己刚才忽略的景色,城市可没有乡下那么美的景色,连日出都透着红——相反的,那是一种极淡的白色,渐渐渐渐将夜的深蓝一点点蚕食吞噬。

         

               

他看见桌上的电子钟,离交图截止还有十五分钟。

         

             

三日月终于肯放开他,但手依旧在自己腰间扶着,山姥切第一次抬头与他的目光相接。

          

             


         

         

只是双唇淡淡地接触摩擦,带着某些不确定的试探,三日月睁着眼睛看他,眼睛里新月的弧度像是凌厉的钩子,他的目光有点无处可躲。

         

              

太阳渐渐升起来了,大片的淡白色缓冲了那一片暗沉的蓝。

         

                

——天亮了。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