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酒临彡三菱

入门级文手,难当大大之名,目前正在学习练习阶段,谢谢所有愿意跟我接触的人给我的帮助,这里阿酒!

【原创】如也

不是小说,不是小说,不是小说


写在前面:

是群里某个人的点梗,也算是自己的年末总结

实在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不是同人也没有故事情节也没有感情线

我就是这样一个我,劳您各位喜欢

想吃粮的可以不用管这个啦,是自己的一些闲散的牢骚

是夜间写的,姑且算是夜话吧

食用愉快


        

正文:

          

是有两个我的。

            

一个谨慎乖巧,却又敏感细腻,她整日一副哭丧的表情低下头去,又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丑陋的脸,用虚伪的面纱遮住懦弱的本性,她只能躲在深夜,看情绪将她劈成两半;

           

一个自信张扬,却在天上飘,那后羿来了怕是也拿她无法,她总仰着脸挂着真诚有感染力的微笑,东奔西走间活脱脱一副男孩子性格,她生长在阳光下。

          

她是我,又不是我。

        

她是我全部的秘密。

        

         

          

            

房间里没有开灯,惨白的电脑屏幕对着她苍白的脸,她面无表情,漆黑眼珠里什么都没有,活像镶了两颗没有生命的玻璃球。

            

                 

她透过窗子向外看,半开的窗将微凉的风送进来,她觉得舒服了,撩起额前过长的刘海用青色的发带别住,接着那双眼睛毫无波澜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她低下了头,扣住了屏幕。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她想,面前没有镜子给她端详,她也不想对着自己透着厌世的脸。她长着一张会哄人的嘴,所谓的努力,进步不过是天花乱坠的华丽谎言,她用这些取悦父母,取悦同学,取悦朋友,取悦自己,骗不过就把镜子压在抽屉最底端,永不再见她虚伪又丑陋的嘴脸。

         

              

你蠢透了,她在心里嘲笑着自己。你以为你的欺骗瞒天过海就万事大吉,照妖镜终会让你现出原形,叫你痛苦地露出你藏得极深的不堪尾巴来——你本就是凶相毕露的妖怪,和你最亲近的人先是会被另一幅伪善的面孔欺骗,接着被你悲观自厌的狼狈模样吓一跳,看吧——她想,看吧,看吧,看吧,怕了就走吧,真正的我不如外表招人喜爱,让你失望了。

           

             

她看见走廊深处透出极浅的灯光,她缩了缩,这里只有她,和她自己。

        

          

她喜爱的她自己,她愿意成为的她自己。

       

         

她记得以前她有想过她向往成为的模样,高挑的个头,绝对的行动魄力,长发是知性的大卷,穿着干练的黑西装,她允许自己戴看起来帅气的眼镜,腋下夹着各种合同和没完没了枯燥又有趣的设计图,她身边应该跟着助理,踩着高跟鞋迈着长腿气势很足,电话那头是不依不饶无理聒噪的甲方,自己头疼地捏捏额角尽量好脾气地应付。她应该是有喜欢的人的,她自信又张扬,拽着对方的领带来一场潇洒又帅气的坦白,不接受就拍拍屁股转身,不卑微也不取悦,在碰面依旧是称兄道弟的哥们。

        

              

她像是自己与自己玩一场只有自己买账的过家家,隔着脑海里那个人与有荣焉,仿佛那已经是她最后的模样了似的,醒悟的时候看着镜子,面前的脸平淡无奇乏善可陈,她消极下去。

       

             

她想砸了镜子,她成不了她向往的模样,只有她自己知道。

         

                

手机在一旁明明灭灭地闪,她不去管,她哭了,这样无声又竭嘶底里的哭也不是第一次了,她打定主意不去管晾在一边的手机。饶了我,她濒临崩溃地想,饶了我,饶了我,饶了我。她连念了三遍,眼泪从颊边滑下来,她看着走廊尽头的光越来越亮,心里很明白这是谁,这里只有她和她,她依赖着她,她向往着她。

        

               

阳光的宠儿活泼又开朗,现在的样子也不错。

       

            

前一阵子她去剪了刘海,是为了演出做的必要牺牲——那天她被很多人翻来覆去夸赞,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人的肯定她兴奋得不知所措,宠儿那天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破天荒地没有拿走晚上属于自己的悲观权,听对方疲惫但欣慰地叽叽喳喳,刚做的卷发蓬松又柔软地蹭着自己的脖颈,那位阳光下的主人穿着火红的滚着蕾丝边的裙子,“这可一点也不像你。”她强撑着意识跟阳光下生长的那个灵魂说,“你总对这种事情不上心的。”

        

              

“我们是一样的。”阳光下的灵魂坦率又想当然地接上了话,帮她把凌乱的鬓角整理妥当,“我们属于同一个人。”

        

            

“你不丑陋,不差劲,你是很多人向往的样子。”

            

               

“你很幸福,我也一样。”

         

            

阳光下的宠儿是个极其容易满足的人,她暂时没卸妆,自己有点舍不得这幅妆容下自己的样子,狭长的眼线,浓密的假睫毛,眼影装饰下显得她眼睛很大。她了解她,长在积极情绪下的树苗嘴唇本就有一个上扬的弧度,她看起来十分有亲和力——她清楚地知道她全身上下最值得骄傲的地方是形状饱满的嘴,随便勾一勾都是赏心悦目的弧度。她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什么残缺的虚伪的丑恶的假的都能被她一顿好眠不费吹灰之力地忘得一干二净,正因为这样她才老觉得她不该存在——她连累了她,她拖垮了她,她不是没见到她被针对被打击后消沉的模样——是她的错。

         

                 

现在她挑着灯拐进房间来了,看着她纵容的笑。

        

             

“不是你的问题。”她说,“也不是我的问题,你看你又钻牛角尖了。”

              

                   

“是我拖累你。”深夜的负能量在心里爆炸,她指着桌旁自己弃之不顾的手机竭嘶底里,“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不会……”

            

                   

阳光下的灵魂捂住她的耳朵,低头亲吻她眼角的泪珠,她与她相依为命过了这19年,没人比她更清楚另一个自己颓废的模样。

          

              

“不是你的错,别想那么多。”

             

              

烛台被放在桌子上,昏黄灯光下开朗的那个穿着红色的长裙——张扬的颜色很衬她无所忌惮的性格,她揉揉自己的头发。

            

                

她越过颓废的灵魂把手机捏在手机,摁亮之后停在界面上。

       

           

“看到了吗?他们是夸你。”

              

                  

——她从来不会收敛,喜怒哀乐大大咧咧全放在脸上,张扬又外向的性格,她不知道这样最容易树敌。

        

           

谨慎的另一个自己每次拉住自己的手冲她微微摇头,隐忍的笑意浮现在脸上时把委屈藏了个一干二净,她说冲动和张扬最招人恨了,那不叫直率只是情商低。她被点着鼻子训的羞愧地面红耳赤,认命地吐了吐舌头。

           

          

            

而现在她把灯点起,屋子里亮堂起来,电脑因为长时间的待机早就黑屏,压抑的气氛渐渐消散。

       

         

“不想写就不写,不想做就不做,没有人逼你,没有人逼我。做人嘛,活的开心一点啦。”

          

         

她笑意盈盈拉着她站起,窗外星星点点亮起了霓虹灯。

     

       

雾霾笼罩着城市,烦闷依旧在心头。

       

          

罢了。她想。

        

        

她们之间的矛盾向来不可调和。

      

        

——但她们注定同生共死,相伴相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