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酒临彡三菱

入门级文手,难当大大之名,目前正在学习练习阶段,谢谢所有愿意跟我接触的人给我的帮助,这里阿酒!

【胜出】World of the Animals(动物世界)

一句话总结:在动物的世界里讲情义,你总会把自己害死的。

01.
爆豪胜己透过舱室里唯一的圆形窗子向外看,意料之内的一无所获。

窗子上的脏污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又因为长年的置之不理彻底盘踞在上面,占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模糊的像是劣质的毛玻璃。外面一层绿色的漆把这种让人忍不住揉眼的朦胧都糊了个彻彻底底,和这艘犯罪的破船一样沉默地守着见不得人的秘密。

爆豪胜己忍不住攥起拳头朝那令人不爽的窗子上狠狠揍了一拳。

“嘿!那边那个亚洲小不点,你最好给我收敛点!”穿着制服的大块头美洲人回过头来,朝爆豪胜己亮了亮自己手里的枪,“老子我能一枪崩了你。”

爆豪胜己捏紧了拳头,耳朵上带着的微型翻译器里传来另一个人几乎算的上是惊慌失措的声音。

“——小胜!你就不能忍一会儿吗!”

爆豪胜己扯了扯衣领,咬紧牙关从齿缝挤出压低了声音的回应。

“闭嘴。”

耳根清净了。

他挪了挪身子不再乱动,嘴角一撇透出了些许漫不经心的嗤之以鼻。

“切,老子我能一秒炸了你。”他在心里朝大块头比了个中指,“只能靠高科技的垃圾。”

哪怕自言自语已经压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程度,也依旧被翻译器对侧的一方察觉,当然,一如既往的,饶是这种时候对方还在跟他抬杠。

“小胜你也太过分了吧,私人频道这种高科技操作不也是发目明同学入侵了他们的翻译器系统才得到的吗,更何况我们的对话她也能听到——”

“我再说一遍,闭嘴。”爆豪胜己忍无可忍,手上几乎快要迸溅一星半点足以露馅的火花,硬生生被他自己掐灭,“做好自己的事就行,还轮不到你教训我。”

他烦躁地把翻好的衣领又整了整,这下面藏着一只微型电子昆虫——刚刚被他唾弃过的高科技。

“老子就说自己来就好了,非要拽上那个废物。”

——这句话他还是自言自语说出来了,他一向不怕被对方听到。

“真过分……”

耳机里传来一阵失真的信号嗡鸣,但爆豪胜己依旧听到对方小声的抱怨,他没在喊他闭嘴了,这时候的表情倒好像是心情轻松似的,闭上眼睛低下头,嘴角牵起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来。

牢笼外的大块头开始收起懒散的姿态,随着他们的反应,人群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了。

“哐啷——”

金属质感的铁栅栏自下而上缓缓升起,高大的狱卒们拿起了手边的枪支,而这场可笑闹剧滑稽的主角们,那些自愿被关在牢笼里贪婪的囚犯即将被放归到属于自己的战场,拼一场没有人性的残忍厮杀。

人群中已经有人在小声欢呼着跃跃欲试了——毕竟他们都是这破旧罪恶的航船孕育的溢满毒汁的果实。

爆豪胜己看着已经开始逐渐失去理智的,疯狂向前涌动的人群,嗤笑了一声,他盯着灯火通明中印在地上汇成不分彼此的影子的形状,像是一只丑陋粗鄙的怪物。

疯狂向前冲撞的人们在助纣为虐的狱卒的带领下赶赴这场恶徒们盛大的集会,在繁琐的迷宫般的廊道里横冲直撞,像是只能生活在黑暗里的百足虫。

从走廊转到前厅空地的时候他看见了站在高台上衣冠楚楚的白发老头,对方那双浑浊的眼让他浑身不舒服,似乎是某种过度敏感的错觉,他觉得对方和自己对视了一眼,眼神里掌握一切的势在必得让爆豪胜己狠狠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不爽的气音。

人群的骚动停止了——暴徒们在等他开口。

“来自天南海北的,最凶猛的恶人们。”老头指了指自己耳朵里塞的那只翻译器,示意参赛者调到他的语种频道,“我必须为你们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他说着向前走了两步,镶着名贵夜明珠的拐杖价值不菲,爆豪胜己都感觉到他周围无恶不作的歹徒们有如实质的贪婪目光。

“聚集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一起玩一个精彩又刺激的游戏——赌注是你的性命,不过想来在同意登上这艘船开始,你们就已经是勇敢的亡命徒了,我为你们的勇气致敬。”

“不止一次上过船的玩家们当然清楚,每次登船都是截然不同的新游戏。而我敢保证,这一次,绝对比任何一次都更精彩,更血腥,相对应的,报酬也更为丰厚。”

台下骚动起来,不少人开始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爆豪胜己皱紧了眉头。

莫名其妙的,他有一丝很不安的预感。

于是他开口,声音被淹没在一片琐碎的窃窃私语中,语气有点急促。

“喂,废久……”

“小胜有没有觉得很不对劲……”

不同声线和语气,却是同样的意思。

两方同时沉默下来,把私人频道里的寂静留给一步一步揭开了阴谋一角的,船的主人。

白发老头的声音又絮絮地,不疾不徐地响起来了,像是蛊惑夏娃吃下禁果的蛇,把近乎疯狂的激动压至混沌得看不清原本颜色的眼底。

爆豪胜己抬头,他看见对方浑浊的眼睛——那里面嗜血的热情,残忍的期待,还有丧心病狂的贪婪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口里涌动不断的黑红色岩浆,粘稠滚烫,大大小小的恶意被高温煮沸,紧密地黏在一起,留下一地黑红浆汁凝固的残骸,可怖又令人厌恶。

他举起手里带着针头的金黄色试剂——不断举高——

那独一无二的颜色落入年轻的职英眼底——那一抹金黄印在猩红的眼瞳中——他瞳孔剧烈收缩了一瞬。

“……小胜……”

任务的直接执行者向前扑了一步,语气急促地命令:“别说话!听他说!”

“一会儿你们的管理者会再次给你们注射暂时性个性失效剂,之后每个人会进行全新的‘个性接种’。新的个性会给你们一个下午的时间适应,而从晚上开始,你们的屠杀游戏就拉开帷幕了。”

“游戏规则很简单,每个人手臂上只有一颗星星,而最后通关要求星星的数量为三,彻底杀死一个人之后才算淘汰,星星在多不在少,到规定时间后没有达到通关要求的人被抹杀,其拥有的新个性和本人的原有个性会被回收,而有多余星星的优胜者可以根据最后星星的价值兑换财产,而最后财产是花出去还是留下来买一些更为珍贵的东西……”

恶徒首领低沉的声音刻意压低了像是在保持某种神秘一般,而最后又随着他克制不住扬手的动作一起抬高——

——尚在笼子里的咆哮着的恶魔们越来越失控了。

“选择一种你心仪的个性基因,如果你的星星价值总数支付得起,它就是你的了。”

首领蛊惑的演讲落下了帷幕。

——于是即将脱离牢笼的恶魔们欢呼起来了。

口哨声,掌声,欢呼声,施暴者在一群囚徒中放肆地尖叫,肮脏的扭曲的欲望和来这儿的本愿暴露在英雄的光芒暂时无法照到的阴暗墙角,罪恶的种子在这片不怀好意的沃土上悄然滋生,不知不觉早已破土而出。

“操!”

人潮中失控的欢呼淹没了爆豪胜己这声压抑的脏话,耳机里一个人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的颤抖。

“……小胜,我们是被发现了吧……没有接种个性失效剂的事情。”

爆豪胜己猩红的眼眯起,目光里带着些完全被激怒的凶恶。

“用不着你提醒,老子听得出来。”

来之前每个人都已经接种了个性失效剂。

当然,也只是他人认为的“每个人”。

靠发目明那两只高科技瓢虫入侵了参赛人员系统混进来的人当然没有接种这种东西。

“他应该不知道是谁混进来了,不然不会这么大范围再次接种……现在最主要是能不能避开这种失效剂,因为不管怎么样想完成任务的话,任他们为所欲为一定是一步险棋,所以现在还不能考虑冒险……”

“你有什么办法吗?”爆豪胜己忽略他在耳边不停地碎碎念,语气中带着一点烦躁的看不起,“没有办法就别进行无意义的分析,很烦。”

对方真的不再吭声了。

他知道并不是在闹脾气,对方肯定是在观察。

——像他一样。

爆豪胜己谨慎地压下自己手心里已经浸出的汗液,来自美洲的狱卒举着试剂从旋梯上走下,他垂下手,放松了自己。

不是走投无路。

他忽然这么想。

“小胜!别冲动,我知道怎么办了!”

“——按他们说得来。”

爆豪胜己抢在搭档前面吐出这句话,接着他闭嘴,把长袖挽上去,亮出他手臂上紧实的肌肉。

“瓢虫能分析体内药物成分吗?”他侧了侧头冲着对话口语气不善,“这都做不到你应该不用在装备部混了吧,眼镜女。”

另一个声音和他近乎同时——

“发目明同学,请在凌晨之前配给我们解药!”

“废久,谁允许你抢老子台词了!”

“明明是小胜拖拖拉拉不说正题还老是损人!”那个声音一反常态地不甘示弱。

爆豪胜己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美洲大块头已经走到他面前来了。

他凶狠的瞪视着对方,这一点倒是与恶人无异了。

等药效解除一定要把他们轰成残渣。

他恶劣地这么想着,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他头脑尚还冷静,按着胳膊上细小的针孔冲对方的背影,嘴角咧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喂,废久,你在哪个区?”

他斜斜地靠在一旁的墙上,对着耳机这么问。

写在后面:
这里阿酒!终于下定决心要把这篇放出来了……
文笔还在进步欢迎提建议啊
是看了电影《动物世界》产生的脑洞,但是好像又和电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