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酒临彡三菱

入门级文手,难当大大之名,目前正在学习练习阶段,谢谢所有愿意跟我接触的人给我的帮助,这里阿酒!

【雪燐】关于看球这件小事

写在前面:
想写一个温暖的恋爱小故事
前一阵子和舞台剧青驱剧组小伙伴深夜激情聊球后的脑洞√
大概是一切结束后,大家都如愿以偿当上驱魔师,维持恶魔平衡的设定
然后雪男和燐已交往,但是大家还不知道的这种设定(毕竟这种事也不太好开口吧)
用了我看的很纠结的一场球赛还原一下过程,都是个人见解不要当真!!!
我想就在大家工作可能没那么忙,一定会在难得的假期一起约着看球啊之类的吧……
硬要说的话ooc预警?
以及!我!爱!人!妻!哥!哥!(被枪击毙)
最后,照例的食用愉快啦!

正文:
奥村雪男结束了任务回来的时候,有人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茶几上洗的很干净的绿色提子被规规矩矩摆在玻璃器皿里,旁边的是一盘紫红的车厘子,易拉罐包装的啤酒一听一听摆成叠罗汉的样子,被暖黄的灯光一打,倒是有了几分别出心裁的艺术感。

“我回来了。”

他听见厨房里碗筷碰撞的声音,在这种安详的生活气息中说出了回家的第一句话。

“啊,雪男。”

奥村燐从厨房里探出身子来,围着一贯可爱的围裙,在家中把散在额前的碎发用发卡卡起来已经成了他的习惯,饱满光洁的额头大大咧咧露出来,奥村雪男走上去,在他额上留下一个吻。

“欢迎回来!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啊你带了干果回来吗,帮大忙了!”

他的哥哥好像完全没有在乎这些恋人之间该有的温存,抬头习以为常地让他亲了就从自己的拥抱里挣脱开来,拿走他手里装着花生瓜子等各种小零食的袋子。

“厨房你还是不要进来啦,去客厅吧,一会儿诗慧美他们就要来了。”

他的哥哥推他向客厅走了两步,随即转身进了厨房,关上了门,奥村雪男扶了扶眼睛,半晌,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什么啊,”他摇摇头,“至于这么高兴吗,明明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离从正十字学院毕业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这群以前总是并肩作战的伙伴也遵从分配去了不同的地方履行自己驱魔师的职责,但每每得了空闲时间,总会约在燐和雪男的公寓里聚在一起,有时候是玩什么奇怪的桌游,有的时候只是简单地坐在一起喝酒。

——这次是看球。

男生对足球总是有着或多或少的兴趣,就像之前老爹还在的时候,恰逢世界杯开赛,而他们又不用上学的日子,总会一起坐在电视前等着看球,他和哥哥支持的球队向来都截然不同,哪怕这次也一样。

葡萄牙vs西班牙,他喜欢西班牙冷静自持的运球以及防守技巧,而他的哥哥,仅仅只是因为c罗。

——没错,只是因为c罗。

今天早上他们还在为哪个队会赢而争论不休,奥村雪男跟他分析西班牙的战略战术,而奥村燐从始至终也就只有一句话。

“c罗的点球水准是不容置疑的!!!”

“哥哥真是个头脑简单的热血笨蛋!葡萄牙光有c罗撑场有什么用!又不是一个人的比赛!”奥村雪男见他完全固执己见,一气之下这样骂。

“管你怎么说,c罗今天晚上会赢的!混蛋四眼痣男你就擦亮眼睛等着看吧!!”

这骂的也太过分了吧。奥村雪男一边这么腹诽,一边很没出息地用筷子捞起奥村燐为他剩下的溏心蛋。

诗慧美和神木出云是第一批进门的,两个女孩子为了这次的聚会花了不少心思,拎着一盒她们亲手做的分量十足的点心,没过几分钟龙士一行人也来了,在志摩强烈建议下搬了一箱专属于女孩子的柠檬茶过来。

“太晚喝啤酒对女孩子身体不好,像我这种体贴的人当然不会忽略这一点了!”他语调上扬着这么说。

神木出云翻了个白眼:“一箱你是要撑死我们吗?别指望修拉老师会老老实实喝这个东西啊喂!”

最后所有人来齐之后离球赛的开场还有近两个小时时间,奥村雪男被最后姗姗来迟的修拉勾着肩膀,别过头去看被簇拥在中间的他的哥哥。

哥哥以前有这么受欢迎吗?他有点疑惑地想,奥村燐深蓝色的头发随着朝龙士挥动的手臂一起在空中划开夸张的轨迹,几绺额前的头发从发卡中溜出来,又软趴趴地搭在他饱满的前额了。

“燐这小子,长大了啊。”他听见修拉慵懒又随意的音调,“好像又长高了那么一点点。”

奥村雪男眯了眯眼睛,不错目地盯着此刻低下头跟诗慧美说话的哥哥,唇边扯了一个略带怒气的笑出来。

接着对方就抬头左右看了看,和自己对视的时候拨开挡在他面前寒暄的志摩,伸长胳膊揽住他肩膀——早在看到燐望过来的时候修拉已经松开了。

“为什么都愣在那儿站着,过来坐啊。”

奥村雪男愣了一下,他感觉到奥村燐按着他肩膀安抚地拍了拍,然后被拉着一起坐在沙发上。

很多莫名的情绪就被这种状似不经意的在乎抚平了,他又勾了勾唇角,这次当然不是夹带戾气的。

球赛开始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两个女孩子早都撑不住,被领到客房休息了。龙士开玩笑般嚷着那我们睡哪里啊,被子猫丸拉住在一边劝解,志摩胡噜着自己的后脑笑眯眯地,神神秘秘凑近了奥村燐指指客房的位置。

“奥村君不想知道女孩子们睡着是什么样子吗?”

奥村燐往后退了退,撞上旁边雪男的身子,他摆摆手。

“这种事情只有志摩你才会感兴趣吧。”

“真过分,明明以前懂我的只有你才对,没想到你也变了。”

粉发青年双手捧心做心碎状,抬眼和奥村雪男看向自己的,不咸不淡的视线撞在一起。

总觉得有些凉嗖嗖的……他摸了摸后颈。

奥村雪男见他低下头才收回有如实质的目光,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绿茵遍地的球场,西班牙的控球水准果然不在话下,再加上迭戈不容置疑的射门技巧,他看准机会对准滚动的球体,肌肉紧实的腿奋力一踢——

围着电视的一群人不约而同发出刻意压低的激动呼喊,奥村雪男挺直了身子,与旁边的奥村燐对视了一眼。

“别得意。”奥村燐毫无威胁力地扯了扯嘴角,露出齿间可爱的虎牙,“c罗会追回来的!”

他的弟弟当然不置可否。

率先拿下一血的球队让他吐出一口气,说完那句话就有点闹别扭的哥哥转而对同样喜欢c罗的龙士探讨起人生来——他在他们这个小团体里无疑是最引起注目的,不管过了多久都是这样。

“燐可以说是团宠了——你是在想这个吧?”

修拉好像对看球没什么兴趣,她一向对大部分事物都没什么兴趣,奥村雪男甚至怀疑她今天答应来也只是为了喝酒——毕竟她已经有醉的意思了。

“你好像每次一起聚会都不是特别开心啊。”然后她这么说。

奥村雪男没有搭腔,只是沉默地,装作是看球的样子,心思早就飞到球场之外了。

不太开心……?当然是这样。

以前的哥哥只能接触到自己和神父,后来神父去世了——他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下哥哥眼里就只有自己了,保护哥哥就是自己的责任了。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梅菲斯特把哥哥带进正十字学院的时候他生气极了,潜意识里他当然明白,哥哥这种朝气蓬勃的性格,在同龄人里显然比他受欢迎多了,就像刚进校不久他就和所有人都打成一片了一样,总能找到与他并肩的同伴。

——而他呢?

他曾经一度以为哥哥把他丢下了,忽略了,他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哥哥再也不只属于他了——每次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有这样的想法。

他和人群之间仿佛隔着一道透明的,惹人厌烦的屏障,哥哥和他的同伴在那边,而他一个人在这边。

直到后来哥哥自己一股脑地冲上来,强制性打破那道屏障——他说我也只有你了,我们只有彼此是同伴关系了。

骗人的。他当时这么想,却还是不争气地心软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哥哥是对的,他们是恶魔的孩子,只有彼此才能相伴着走过冗长又枯燥的人生岁月。

但是,奥村雪男问自己,你还在不满什么呢?

又是一声惊呼把他拉回眼前,奥村燐推了推他的肩膀,他骨节分明的手拉上他的,五指无意识地嵌进自己指缝里,兴奋地拉了拉。

“看见没有!c罗进球了!我就说他可以的!葡萄牙必胜!!!”

奥村雪男盯着两只叠在一起的手,蓦然扯了一个释然的笑出来。

“哥哥,不到最后,胜负难分,别太得意了。”

他慢慢地,五指回拢扣住对方的手背,真正的十指相扣。

罢了。他这么想着。

反正陪他走到最后的,不是只能是自己吗。

后来坚持下来看球的只有他和奥村燐了,其他人倒在沙发上睡的横七竖八,奥村燐估计也撑不住了,头靠在他肩膀上,硬是撑起眼皮。

“哥哥你困了就睡吧,我会告诉你是谁赢了的。”

奥村燐摇了摇头,他转过来正对着自己的弟弟,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奥村雪男被他的突然袭击搞得僵在原地,任由他凑上来在自己唇上亲了亲。

“不要每次都是我硬把你拉进话题里啊……混蛋四眼……”他小声嘟囔,含着些许的不满,“你明明知道我也不是很会引导话题的啊……”

这样坦率的哥哥真的可爱过分了。奥村雪男恍惚中想。

于是他拖住对方的后脑勺,在四面鼾声里,和奥村燐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

最后奥村燐也睡着了,压麻了他半个身子,他看到最后也只是已平局结束,双方势均力敌。

他懒得从这样的结果中探讨出自己和哥哥该怎么平等相处,索性也不准备回房间,就这么揽着对方的腰歪头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大中午他被直射的阳光叫醒,阳光中有哥哥朝气蓬勃的笑容。

来聚会的人决定要走了,在玄关送行的时候奥村雪男看着修拉眨了眨眼睛。

“关于修拉小姐刚开始的那句感慨——”他说,“我不能再同意了。”

修拉愣了愣,探究的目光盯着他青绿色的,平静得像是清澈湖水的眼睛,最终慢慢咧开一个了然的微笑。

“你知道就好。”

我当然知道。他在心里这么回答。

送走了客人奥村燐对他们俩之间打的哑谜格外在意,揪着弟弟的衣领威逼利诱。

“四眼!你和修拉到底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瞒着我啊老实交代!”

“这不归哥哥管吧?”

窗外阳光正好,蓝天白云又晴空万里。

是个适合恋爱的天气啊。

写在后面:
其实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写在后面的感想。
确实是因为演了青驱舞台剧里哥哥的角色才认识了这对多灾多难的兄弟,并试图在哥哥的立场上理解雪男的心情。
写到后来一直在想要不要把雪男最后彻底明白的东西,就是他认同的修拉的那句话——“哥哥长大了”——的具体表现直接说出来,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的太透彻。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34)